大中原新乡贤:“老贺调解室”的故事

2017-08-30 10:40:59   来源:大河网-河南法制报  

  大中原新乡贤:“老贺调解室”的故事

 贺二奎讲述调解故事

 开栏的话

 徜徉美丽乡村,抬头碰见乡贤。乡贤曾经是历史上受社会民众普遍推崇与尊重的一个文化群体。现阶段,中国乡村意识恢复、乡愁渐浓、乡村凝聚力在增长,新一代乡贤辈出。他们身体力行、言传身教,注重乡土味道,重拾邻里亲情,维系乡村稳定,推动经济发展,张扬传统文化,涵育文明乡风,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乡村入心入脑、深深扎根。为了让更多的有识之士跻身新乡贤队伍、投身新农村建设,河南省文明办与河南日报报业集团联合在本报开设《大中原新乡贤》专栏,追逐新乡贤脚步、展示新乡贤事迹,并期盼广大读者见贤思齐。

 关键词

 新乡贤贺二奎

 君子固穷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乡村大智慧

 □本报记者宋朝何难文/图

 “几十年了,给群众说过的事儿多了,好多都忘记了,但是拿出档案看看,都能想起来!”贺二奎说忘记的“忘”字时,不敢“开口呼”,因为上牙始终不敢离开下牙,“忘”字说出来不同寻常。

 怎么回事?

 “我这满口都是假牙,一直松动着,没空去镶,也舍不得钱。”

 牙呢?

 “都掉完了,前几天上面的最后两个真牙也掉了。咋掉了?说出来不怕你们笑话,整天给乡亲们说事,有些事一时半会说不下来,上火;上火了就牙疼,疼时间长了就松了,松得很了,我就把它拽下来了!”

 哦。

 1960年生的贺二奎,1989年被聘到汝州市纸坊镇司法所工作,现在的职务是人民调解员,今年5月他被司法部表彰为“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”。

 纸坊镇有个“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”,在这里除了领导接访、律师咨询、群众来访、心理咨询外,贺二奎有一间专门的办公室,上面挂的牌子是:老贺调解室。

 “2016年初我调到了纸坊镇,下村调研,村组干部和村民不断向我提起‘老贺’和‘奎哥’,评价一个字是‘好’,俩字是‘老好’,后来镇上建矛盾纠纷调处化解中心,党委研究专门让老贺负责调解,老贺调解室的名字就是我给起的!”纸坊镇党委书记王国强说。

 王国强说:“在纸坊镇,老贺的知名度可比我高!”

 一、孔现国说:咱孩子有错在先,老贺,我听你的,尽量多赔人家点钱,有事说事,咱是一个村的,不能丢人

 李帅峰在纸坊镇街上开了个手机店,规模不小,生意也不错,八月初花20多万元买了一台新车,新车就停在手机店门前的广场上。

 8月17日下午5点,等了几天的雨也没下来,尽管已经立秋了,天还是有点热。

 “贺所长来了,赶紧屋里坐!”尽管贺二奎不当纸坊镇司法所所长已经好几年了,李帅峰依旧称呼他所长。

 “你们看看,就是这个车!”大家没进屋,李帅峰指着新车屁股上的保险杠说,“这几天没空,还没去找人整治呢!要是个旧车,蹭一下也就算了,刚提回来的新车,蹭了一下不说,还找不到人,你说气人不气人!”

 8月14日中午,天热,街上没啥人,也没生意,李帅峰在店里打盹。出来后,发现刚提回来的新车的车屁股上被蹭了几道子,当时把他气得够呛。

 问了左邻右舍,谁也不知道情况,李帅峰调出门口的监控查了好一阵子,才发现期间有一辆车在这里掉头,貌似蹭到了新车的屁股上。

 “我当时就想报警,后来一想,觉得当事人也不一定是故意的。老贺之前给我家说过事,我就给老贺打了一个电话。”

 “接到李帅峰的电话,我就过来了,看了监控画面,辨认了车号,随后就找到了车主。”贺二奎说。

 车主叫孔现国,是纸坊镇长东村的,和贺二奎家一个村。

 孔现国当天下午接到贺二奎的电话后说,车确实是他的,不过是他18岁的孩子一直在开,孩子当时还没在家里,等晚上孩子回来了落实一下。

 第二天早上七点钟,孔现国就早早来贺二奎家敲门了,说昨天晚上问了孩子,孩子说当天确实在这个手机店附近掉头了,当时好像是有些异常,没太在意。

 贺二奎说:“李帅峰的新车补补漆,估计得花个三五百块钱吧,你们签个协议,别再耽误时间了。”孔现国说:“中!”随即掏出500块钱交给贺二奎。

 当天上班路过李帅峰的手机店,贺二奎把情况一讲,李帅峰说,他问了,要是去4S店整一下,得500块,要是去小修车店,300就够了。一定要让贺二奎退给孔现国200块钱。贺二奎说,算了,人家都给了,你就拿着吧,等他家再来你这里买手机了,你给他便宜点就中了!

 随后,孔现国和李帅峰打了个协议,这事就结了。

 二、纸坊镇距汝州市只有十多公里,三年多了,贺二奎总共去过四次,其中三次都是去医院让纠纷当事人签字、按指头印的

 1978年,贺二奎高中毕业参军,在部队当卫生员;1985年,他退伍回到了老家纸坊镇,当上了长东村的村委会主任;1989年被聘用到纸坊镇司法所后,就开始给乡亲们调解“说事”,这一说就是二十多年。

 “把牙都说掉完了!”贺二奎说得自己都想笑,还不敢张嘴,生怕假牙掉出来。

 “其实都差不多,当卫生员是治病救人的,现在当调解员是治心病的,给乡亲们顺气的!”精瘦、白净的贺二奎说话不那么铿锵有力,脸上始终挂满笑意,慢条斯理的,如和煦的春风、润物的细雨。

 “乡亲们找到我,就是对我最大的信任。进门都是客,端茶倒水拉家常,该喊叔喊叔,该叫妹叫妹,一碗水端平。群众信我了,我才能把事调解好。调解员又没有判决权,你给乡亲们吹胡子瞪眼睛,人家翻脸走人,那我落个啥名声!”贺二奎说。

 “名声不错啊!”8月18日,汝州市司法局副局长卢占利给贺二奎送来了司法部颁发给他的“全国模范人民调解员”匾牌和奖章。卢占利把奖章别在贺二奎胸前的时候,夸奖他的短袖衬衣不错,一句话把贺二奎逗笑了,他说:“卢局长啊,我给你说实话吧,我这件衬衣还是俺杨所长给我买的呢!”

 贺二奎说的杨所长叫杨政伟,是纸坊镇司法所所长。

 杨政伟说,最近这两年,老贺名气大了,外地来参观老贺调解室的人很多,老贺穿的衣服实在有损纸坊镇形象,他专门花75块钱给老贺买了一件上衣。

 说完上衣,老贺拽了一下自己的裤子说:这裤子还是我在新乡工作的老街坊王秉铎老哥给我带回来的。

 贺二奎穷?真的!

 刚工作时,贺二奎每月就几十块钱,再后来自负盈亏了,调解一个事情收当事人十块二十块钱。前几年,不让收费了,开始发工资,每月是1400多块钱,扣除养老金什么的,到手的钱1200块多点。

 主要是家庭负担太重了。贺二奎的爱人叫路玲先,1978年开始当民办教师,后来转成代课教师,每月有400多块钱的收入。2014年国庆节,路老师突发脑梗,半瘫了。

 “家里早就花空了,秉铎哥有一年从新乡回来看我,再回来的时候就给我拿回来三大包衣服!”在贺二奎家,坐在床边的路玲先听到贺二奎说王秉铎,含含糊糊地点头说好。

 贺二奎的女儿考录银行系统后到外地工作,儿子在附近打工,照顾路玲先的事全靠贺二奎了。

 “人家没病的时候能干着哩!我当调解员时间上没个准头,人家一个人又教书、又种地,一放学,啃个馒头就去地里给庄稼打药了!”贺二奎说,好多人家都是先苦后甜,就我例外,先甜后苦。原来,他在家里是油瓶倒了都不扶的人,现在一天做三顿饭不说,每天晚上还要打地铺睡在路老师床边,生怕老伴晚上犯病了掉床。

 纸坊镇距汝州市只有十多公里,三年多了,贺二奎总共去过四次,其中三次都是去医院让纠纷当事人签字、按指头印的。从2014年国庆节到现在,贺二奎从没在外面过一夜,即便他当选“汝州年度乡贤人物”和“汝州十佳优秀复转军人”,都是委托杨政伟所长代领的奖。

 三、亲戚的事贺二奎管了,外地人也找他管事,有个事他一管四年;这么多年来,他调解了3500起民事纠纷,没有一起民转刑的

 贺二奎调解过的“陈年旧事”装了满满一档案柜,打开这些档案,都是一嘟噜的故事。

 有一年,一个女的来找贺二奎,说丈夫要和她离婚,请求调解。贺二奎一问男方的姓名和男方父亲的姓名,对这女的说:你不知道我和你丈夫家是拐弯的老亲戚吗?这女的说:我知道啊!老贺问她:你就不怕我给你们调解的时候偏向男方吗?那女的说,她打听了好多人了,都说老贺不是那种是亲三分向的人。

 纸坊镇党政办主任平向华原来一直是分管信访的副镇长,他非常肯定地说,凡是找贺二奎说过事的村民,没有一个说老贺坏话的。

 贺二奎分析:以前他调解的子女不赡养父母的纠纷比较多,这几年这类事几乎没了,啥原因呢?主要是这几年国家给60岁以上的农民发养老金了!农村的老人一个月国家发几十块钱,吃盐用电足够了,害病了有新农合报销,政策好了,社会风气好了,这类纠纷就少了。

 纸坊镇牛王寨87岁的孙长见老汉去年圣诞节晚上去村里的小卖部买烟,在大街上被一辆摩托车撞伤了,骑摩托车的是相邻的郏县茨芭乡干河村的高某。高某把孙长见老汉送到医院后,缴了6200块钱。

 眼看就到腊月二十三了,高某也没再来医院。孙长见的家人找到贺二奎,想让老贺把这事说说,老贺一听也犯难,一则人家是郏县的,尽管两地相距不远,但不归一个县管辖;二则他的父亲也住在医院里,下了多次病危通知了。管吧,真没时间,不管吧,对不起乡亲。

 “我赶紧找干河村附近的熟人联系姓高的,结果人家一听我出面说这事,很爽快地答应下来。”贺二奎说,腊月二十三上午,高某来到了老贺调解室,孙家要求再赔6000块钱,高某说孙老汉骨头没事就擦破了点皮,看老贺的面子只愿意再出1000元营养费。这边讲讲道理,那边说说乡情,一边降到3000元,一边升到1500元,最后老贺定音:2000元。

 

(责编:News011)
本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,仅代表源网站或原作者个人观点,如有异议请致邮 1836512345#QQ.com。

相关新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