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望70年前在金门的惨败,每一名军人都应记住四个字的叩问

作者:熊爸

回望70年前在金门的惨败,每一名军人都应记住四个字的叩问

厦门岛外端有一条环岛公路,走下公路就是沙滩大海。若天气良好,站在岛东的沙滩向外眺望,就能望见十公里外的金门岛。

1949年10月27日,数万三野十兵团将士就是在这个沙滩东望金门,隐约能听到炮声隆隆,看到火光闪闪,那是二十八军三个团的剩余官兵正在滩头与优势敌人死战。此时,他们被压缩在古宁头的一块狭小阵地上,背靠大海,危在旦夕。

同袍兄弟就在十公里之外,但没有船,厦门这边再多的部队也支援不上去,只能在沙滩上急得跳脚。

终于,远处的炮声安静下来,登岛部队9000余人全军覆灭。消息传来,整个厦门海滩上,皆是三军悲恸之声。

2018年的一天,我站在这片沙滩同样眺望金门方向,乌云蔽日、海浪滔滔,似乎就是回响了近70年将士们的呜咽之声。

回望70年前在金门的惨败,每一名军人都应记住四个字的叩问

金门战役作为我军解放战争以来为数不多的败仗被载入史册。

后人评价此战,笔头多聚焦于双乳山的惨烈、古宁头的悲壮、缺乏船只的遗憾。

有人说,金门之败败于情报不准、准备不足、演练不够,这些原因不可谓不对。但更深层次的原因,则是麻痹轻敌。

十兵团自组建以来,渡长江、战上海、进福建,一路大小城市攻无不克,沿途国民党军部队大多不是投诚起义,就是望风而逃……全军一路顺风顺水。打到后来,在很多人心中,只要冲上去打一梭子弹,敌军就自然会俯首就擒了。

正是出于这种心态,情报工作粗枝大叶所以才不准,作战准备简单粗疏所以才不足,演习训练应付了事所以才不够。

据载,就在准备实施金门登陆作战前,十兵团一些指挥员还认为上去三个团是杀鸡用牛刀;在极为紧张的船只上,有的单位还带上非打仗之用的钱钞、生猪、桌椅等……让人不免生疑:这究竟是去打仗,还是去生活?

回望70年前在金门的惨败,每一名军人都应记住四个字的叩问

金门之战一年后的1950年10月,在一次会议上指出,“相当普遍地发生着和平麻痹情绪”。

这一分析,无疑有对金门之败的反思。从二十八军到十兵团再到三野,各级的检讨中,都有对“麻痹”二字的深刻检讨。

答案显而易见,如果一支部队以这种状态去作战,是不可能获得胜利女神的垂青的。

当年金门一败,与其说败于敌人,不如说败于自己;与其说败于战场,不如说败于懈怠。尽管这些问题在当年只是很小范围的初现端倪,但已经足给一支军队以最为深刻的教训。

错误思想被及时遏制。紧接着,这支军队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找到了对如何才能取得胜利的新理解。和抗美援朝之胜相比,金门之败仿佛可以不足挂齿。但我坚持认为:若没有金门之败的警醒和反思,这支军队可能要付出更多的血的代价。

今天,金门战役已经过去快70年了。我站在那片海滩上,远处,是无数霓虹闪烁的高楼大厦以及海面上巡逻着的先进军舰——中国国力,这支军队的军力已经今非昔比。

但若面对新的敌人,这支军队是否有改变当年在金门战役中命运的能力?这依然是至关重要的问题。

应该承认,与当年那支装备落后但是饱经战火历练的军队相比,今天的我军虽然武器装备更加全面先进,但也更受到一些“和平积习”的腐蚀。30多年没打过仗,这在大国军队之中绝无仅有,现在官兵中很少有上过战场的经历。

承平日久,其弊必生。幸好,这支军队并没有安于现状。

回望70年前在金门的惨败,每一名军人都应记住四个字的叩问

2018年的一天,我站在这片沙滩向东眺望。

金门岛再往东,应该就是广袤的太平洋。

海风呼啸,海浪滔滔。

这支军队若能战胜自己,就一定会完成涅槃走向强大。

届时,一切先烈之英灵,皆可告慰!

评论

  • 相关推荐
  • 新闻
  • 娱乐
  • 体育
  • 财经
  • 汽车
  • 科技
  • 房产
  • 军事